要不要和明星合影背后,是如何理解1对n的问题

发布于 / 世界 / 要不要和明星合影背后,是如何理解1对n的问题已关闭评论

作者/韩松落

我的家人正在抱怨我,因为我去了莫斯科看世界杯,遇到了很多明星和球星,但我一律没有和他们合影,也没有要到一个签名。

入住酒店的第二天早晨,正在餐厅吃早餐,同行的朋友就在微信群里发来了消息,说吴秀波也在餐厅里,抬头一看,他戴着口罩,正在取餐。已经不断有人找他合影了,他都没有拒绝,但我没有找他合影。当天晚上的欢迎晚宴上,米卢、范志毅和雷科巴,就坐在距离我十米的地方,第二天看球的时候,又和我们在同一个休息室,但我也没有找他们合影。

事实上,写了十几年娱乐,见过不少明星和名人,有的时候因为拍戏或者是采访,还会跟他们长时间地相处,我也从来没有跟他们合过影。

原因并不复杂。首先,我觉得,我跟他们是平等的,在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世界里,我们都是自己的明星,我并不觉得他们是偶像,需要特意去合影。其次,我一直记着黄佟佟老师的教诲:不要和明星合影。因为即便是看起来相貌最普通的明星,也永远比普通人要美要高要瘦要白,而且更有气场,跟他们合影,简直是自寻死路。当然,最重要的一条是,我不想麻烦他们,因为我深知,对我来说,我和他们是1对1的关系,但是他们面对的却是1对n的情况。

这种情况其实普遍存在。

前段时间,有一位中学老师,不小心在家长群里公布了学生的成绩,被不依不饶的家长愤怒地追骂,这位老师不得已辞职。微博上有人提出的建议是,他应该一对一地去跟家长进行交流。这完全是一种不设身处地的想法,因为从家长的角度看来,他们跟他是一对一的关系,而他面对的却是50对家长,如果每一个孩子的情况都需要在微信上单独交流的话,那他的工作量就会大到无以复加,而且这个工作量还需要在上班以外的时间来完成。

还有一些人,会在点外卖的的时候,对外卖小哥的服务表示不满,给他们差评。因为他们从微博上看到外卖小哥都非常风趣,自称蝙蝠侠,自称踩风火轮的哪吒,会说一些暖心的话,会动不动自黑,还会发短信哄客户好好吃饭。而他们遇到的外卖小哥,却只会冷冰冰地例行公事,把外卖交到手里,转身就走,顶多说一句“祝您用餐愉快〞。这让他们觉得非常不满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微博上那些风趣幽默、会发大段对话的外卖小哥,往往是段子手虚构出来的,现实中的外卖小哥,如果按这样的效率去工作,跟每一个顾客都长篇大论地聊天,发鸡汤话的话,是根本无法完成工作任务的。

还有一些人,会对明星提出额外的要求,例如当年的杨丽娟,就希望刘德华能够给自己特殊待遇,跟她单独见面,单独聊天,要聊够一个小时,在她的愿望没有实现的情况下,她最终导演了一场巨大的悲剧。

我们常常会以一对一的标准,去要求那些1对n的人,希望他们有一对一的耐心,带着一对一的微笑,付出一对一的心力和劳动。与此同时,我们也经常会在1对n的情况下,被别人要求付出一对一的耐心和精力。

所以,能否体会对方的难处,设身处地地考虑对方的环境,不在任何时候、任何地点都用一对一的标准去要求别人,是对一个人的素养、生活阅历、换位思考能力比较严格的考验。

讨论这个问题,真的很尴尬:我们付出的金钱,例如,三块钱的外卖派送费,七块钱的门诊挂号费,是不是足够购买一对一的、无微不至的服务。

如果你居然用这么低廉的金钱,就买到了这样的服务,那你要考虑,你应得的服务质量应该是一个什么水平。更要考虑,你的舒适方便,以及满足感,是不是在压榨别人的前提下实现的。中学小学老师,外卖小哥,门诊大夫,等等,所有这些需要1对n的人,有没有因为在你这里付出了更多的劳动时间,而降低了劳动效率,耽误了他们去为别人服务,去赚更多的钱。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种1对n的工作情况,不能提高他们的劳动报酬,至少也要做到,不要随意地以要求额外服务的方式压榨他们,不要随意地给差评。

而且,很多时候,我们是不是在要求一种“冗余服务”,就是在一种服务工作已经满足了我们需求的情况下,我们还要求他们满足我们对姿态的需要。

比如对老师,在他已经圆满地完成了他的教学任务的情况下,我们还要求他们对我们春风化雨,谆谆教诲,有人格魅力,不但要当老师,还要充当心理医生,人生导师和牧师等等角色,希望所有的老师都是《死亡诗社》里的罗宾·威廉姆斯。这就是一种冗余服务需求。比如对外卖小哥,在他已经把外卖安全按时送到我们手里的情况下,我们还要求他们面带微笑、口吐金句,充当临时男友,这也是一种冗余服务需求。还有对明星或者名人,要求他们合影或者是签名,实际上,他们的签名和合影,没有任何实际的用途,除非你是开饭馆的,否则,这种合影连张贴和展示的机会都没有。这种服务这种要求,对我们的生活质量并没有什么提高,它满足的只是我们对自己被服务被特殊照顾这种姿态的需要。而满足这种需要,需要别人付出额外的劳动。

这还都是服务业里的人,让他们提供额外服务,似乎也还在工作职责里。很多时候,我们是在现实生活里,向1对n的朋友提出一对一的要求。例如,我有很多朋友,不小心生活在了旅游热点地区,丽江、大理、三亚、乌镇、乌鲁木齐、杭州、苏州,但凡朋友去这些地方,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们,他们一年要面对几十甚至上百起接待要求,要搭上时间精力和金钱,请吃饭,带逛街,找车,订酒店,回答问路,甚至要带着去洗去嫖。我有个朋友,生活在旅游区,收入也就刚刚五位数,但每年到了七八月份,他光是请外地朋友吃饭的支出,就是两万多。

我们的确需要知道,我们只是他们面对的众多对象之一,和别人没有任何区别。我们获得的待遇,和别人的待遇是一样的,我们所以为的特殊待遇,很多时候可能只是幻觉。

所以,理解那些1对n的人,试着不向他们提额外的要求,试着接受自己付出的金钱,只能购买简单的标准化服务这个事实,本质上是破除我们的自恋、自大、自私的一个过程。当我们所有人都能够去理解1对n这个事实的时候,我们自己的境况,也才能得到一点改变。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一个视界·触手可及 - 凌肖 » 要不要和明星合影背后,是如何理解1对n的问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