忽而今夏

发布于 / 世界 / 忽而今夏已关闭评论

作者/苏更生

诺顿先生,你好呀。昨晚我在漫长的飞行后抵达了南方,离开飞机舱门的刹那,燠热的空气围裹而来,我又回到了熟悉的地方。这里晚霞低矮,似乎伸手可触,傍晚时刻,空气还未凉,我走在街边,人们都走出家门散步,小镇又散发出活力,摊贩们依然叫卖,似乎从未停歇。

很早的时候,我跟你描述过南方的夏天,热气,太阳和奄奄一息的树木,在我的记忆里,童年就是这样,仿佛冬天都没能留在记忆里。夏天对我来说太过熟悉,不需要任何练习,就可以回到这里。在今年早些的时候,我说我还没准备好。但是此刻,诺顿先生,人生不需要任何准备,时间随时在发生,以我喜欢或不喜欢的方式,一切都是进行时。

夏天对我来说,是永恒的进行时,只有郁勃而有生气的时日能让我感觉真切地活着,我最近又开始睡得太多,偶尔黄昏起床的时候,会觉得非常的寂寞,感觉自己像是运行在地球之外的另外一颗星球。于是我回到了南方,让自己重新活过来,离开睡眠,离开沮丧,离开一切让我疲惫的东西。

我现在好多了,诺顿先生。你知道吗?所有的变化都在进行着,所有的转机都隐藏在某个瞬间里,我不仅在等待,也在行动。我期待在夏日,真实地活着,感觉到身体在发热,在流汗,在结实地走在路上,看着路过的洒水车,扬起灰尘,撒出闪亮的水。

诺顿先生,在黑暗将至的时刻,我第一次没有感觉到孤独,甚至有些快乐,周围的一切都那么熟悉。有些留在骨头里的感受,不能诉之以语言,我说不出来这是什么,如果我更聪明,是不是会表达得更透彻,熟悉使用短句和长句,在每个段落中体察他人,表达自己。这样你收的每一封信,都是些聪明的话语。我想,有时候人会困在自己的身体里,受困于语言,受困于智力,受困于一切阻碍我和你的东西,我如此迫切地想要告诉你,我是多么喜欢此刻,但是我不能将它说得更热切。

我已经被自己围困得太久,现在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生活。

窗外是那条熟悉的街,远处是已暗的天,路边伫立着昏黄的路灯,我在这里度过了很多个夜晚,多到我不能去数,也是在这里,我爱过几个人,但是如此想来,已是面目模糊,但是我好像只是做了场梦,人醒了,自己从没离开过。这条路没变,我也没变,仍然坐在窗口,时间虽然过去了很久,但是诺顿先生,人和街道一样,虽然频繁被修葺,但是难以真正改变。

时间带走的东西极为有限,或许是我们的样貌,或许是我们的热爱,但是它带不走的,是我们的记忆,和记忆里依然闪着光的故事。我有很多故事,想要讲给你听,你知道吗?如果有整个晚上,我可以喋喋不休地将往事倾倒而空,一一摆在你的面前,那些故事不会褪色,只会在我的讲述里变得更为饱满。

我是喜欢讲故事的,希望你会喜欢听故事。那些残酷和温柔的故事,在我的讲述里,都会有声有色,丝毫不会让你乏味,我会把我半生中的夏天,一个一个拿出来给你看,燠热,汗水和骄阳,那些永不褪色的故事,我慢慢讲给你听。

如果我们相信记忆,也愿意接受记忆的欺骗,那么我们的人生就不会乏味,每个人的人生里都有几篓故事要讲,我很幸运,因为你会听得见,有些人在沉默里,默默关上了记忆的门,假装它们不存在。我想,这真的很遗憾,因为我们不能离开任何一个记忆里的夏日,因为我们是这样一步步走来,一步步经历,一步步成为了现在的自己。现在我说的有点多,但是似乎还不够。诺顿先生,我们谈论了太多的夏日,却很少谈及你,你还好吗?我希望从未收到过信的你,如同我问候的一样好。

我不是在期待,我是在相信,我愿意,渴望,期待,你是这样的好,是我夏日记忆里最清澈的那个部分。我相信我们来到这个世界,是为了让自己生活的更好,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更加清澈而笃定,我们为了某些东西而活着,应该奋力追着,热切地得到,真诚地赞美,而不是与之相反,接受无力的现实。

我们总是说,我们不应该这样活着,而应该那样活着,因为世界即为如是。这样和那样,我们选择,我们追求,我们奋斗,人生会因为这样而变得有意思,诺顿先生,我说的是有意思,而不是有意义。我们之前说,意义会自然降临,而意思却要自己寻找,现在的我就是这样。我希望我一直在这条路上,也希望你一直在你的路上。

如果有一天,夏天突然来了,我希望你知道,关于你的一切,在我的记忆里,从来都没有褪色过,还在闪着光。

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

苏更生 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一个视界·触手可及 - 凌肖 » 忽而今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