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LX.2251

发布于 / 摄影 / IMLX.2251已关闭评论

IMLX.2251

我一向觉得,自身对于他人而言,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存在,并且向他人寻求理解,也是一种荒谬不堪的暴力。他人总是超乎想象地难以理解我,但正因为这份不理解,我才得以自由;正因为这份不理解,我才得以活下去。我之所以拥有感受他人可爱之处的能力,也必定出于相同的理由。 from 《夜空总有最大密度的蓝色》

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,转载自: 一个视界·触手可及 - 凌肖 » IMLX.2251